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陇南市委 >> 正文

【看点】石桥镇上一家人(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石桥镇本是一个乡下的无名小镇,只因出了一件奇人奇事,使石桥镇名声在外。说是石桥镇有一孝子从香港请了一老仙师作法,从而让母亲起死回生之事。

这是石桥镇一伍姓人家的事。

这伍家是石桥镇东边的一家大宅院人家,当地人称它为伍家宅。这伍家宅解放前是个大宅院。本家伍老太爷虽然是家财万贯,人丁却不兴旺。因解放前当地要砌一家琉璃厂,琉璃厂的大烟囱老是砌不上去,有相术之人称,必得要一小孩活祭烟囱才行。正好有家外地人逃荒至此,可怜那家人破衣烂衫刚到石桥镇,一场霍乱夺走了年轻夫妇俩的命,只留得一个三岁小男孩嗷嗷大哭!巧的是伍家老爷正好看到此惨状,于是解救了这名小孩。当这小孩刚穿戴新衣停当,欲买小孩祭烟囱的人才赶到,自然白跑一趟。但这人对这小孩说:“你这小孩命大,落在伍家这样大户人家。将来肯定会发达!”

伍老爷帮这小孩起名叫伍兴第。这伍老爷说:“为什么叫兴第?一是盼将来兴第要状元及第,兴旺发达;二是叫了兴第后,兴许会为伍家带来亲生的儿子!”

果然,兴第领到家还未满一年,伍老爷竟四十得子!你看奇不奇?伍老爷在欢天喜地中抚额相庆:“这是我大儿子兴第之功也!”

不料这伍家真命小少爷,天生体弱多病,在惊惊吓吓中度过了十二年。一缕小魂西去,害得伍老爷空欢喜了一场。

此后,伍老爷更将伍兴第悉心调教。加上这兴第天资聪颖,自然是文武之道,几乎件件皆能。

刚解放,伍家本来要评上大地主的成分。只因这伍老爷平日仗义疏财,深得人心,口碑极佳。更兼长子伍兴第原来差一点就是个穷人家祭烟囱的小孩。因此,这伍家非但未评为地主,伍兴第更是十八岁就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待战争结束,伍兴第回国几乎成了英雄,自然得当地女民兵连长陆秀英垂青,两人喜结连理……

“修家谱?怎么修?”伍运丰打了个电话从里屋出来,顾自抓耳挠腮嘀咕起来。脸上写满了为难的神色!以至三弟伍运伟进屋都没看到。“大哥,什么事啊?”三弟伍运伟顺手从桌子上抽了根牙签,将牙签拿着,手停在半空中问。伍运丰说:“什么事?老二打电话要我负责修伍家的家谱!”三弟:“二哥是吃饱了撑的,他自己官一大,就觉得有多了不起了!”

三弟听清了大哥的话,才将牙签塞进牙缝,并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怎么修?我们姓伍,难不成从春秋的伍子婿还是从康熙的帝师伍次友修起?”

伍运丰:“是啊,牵强附会贴金!一会反弄得大家笑话。这解放初期我们伍家宗亲里可是被镇压了好几个人的!”

伍运丰望着老娘梳妆台上的那张旧照片,照片上一对中年男女,中年男女各抱一小男孩,另外有三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站在他们的前面。

回忆咀嚼着伍运丰的心。他无法想象这张照片上的那对中年男女,要用多少的爱心才能帮上帝造出他们身边的这六个小天使!

十二年时光,六个小天使!

伍运丰叹了口气。天知道五十年以后的今日,这群小天使是成圣成凡还是入了魔道!

时光掠劫了所有人的过往。当然那两个小天使的制造者己然走了一个。

伍兴第——那个老照片上的中年人,在过了他八十岁生日以后,渐渐显露出了他死亡的痕迹。先是他的腿出了问题,经过多次诊断确诊了他是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压迫他的坐骨神经,从而引起了他日益的步履蹒跚。

二儿伍运功知道父亲若不进行治疗,这个曾经抗美援朝的英雄不日将会躺在床上,凄凉度日。

伍运功在伍家一家中属能量级人物,他帮父亲治疗椎间盘病的提议,得到了众姐哥弟的积极响应和配合。

大姐伍运莲是伍家名副其实的老大,当看到父亲做好手术后从病房中推出来时,伍运莲泪流满面。她小时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在漫长的岁月中,她己成为父亲的一条胳膊,那件“小棉袄”温暖着父亲的心,也为众弟弟的成长竭尽全力遮风挡雨。现在的伍运莲心痛万分,她的心里恨不得代替父亲受这番残酷的痛苦。

其实,伍兴第秉承伍家宽厚仁慈的家风,对他的儿女们个个视若掌上明珠。而现在,这个老爷子的状况让现场的儿女们都揪心万分。

在麻醉药失去了作用的时候,那个抗美援朝的老英雄面色苍白,他的悠悠醒来让儿女们瞬间松了一口气。

四弟伍运绩说:“这老爷子吓煞我了!”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伍运绩原本已站僵直的身体一下子坐在了病房的陪护椅上。

老爷子醒来后的事情可多了。龟裂的嘴唇不时要用醮水的棉签涂抹;过了一天,老爷子的嘴巴动了动,三弟伍运伟耳朵贴着老爷子的嘴巴,告诉大家:“老爷子说腿上麻!”运莲赶紧帮老爷子捏捏,老爷子例开干裂的嘴笑了。

护士进病房,几乎一直看到老爷子的身边常有一儿一女或两个儿子一会这边捏捏,一会那边捏捏。护士说:“我还没看到过那一家的儿女将父亲宠成这样!”

死神却不会因为儿女们的孝顺而停下脚步。反而离老爷子越来越近。腰椎间盘的手术是成功了,老爷子刚快活了一阵,又被查出患了冠心病,老爷子的生命像冬天里挂在梧桐树上的黄叶,随时会离开树枝。

为了挽留这片枯叶,老二伍运功毅然决然出资帮老父亲做心脏搭桥手术……

伍运丰是幸运者也是不幸者。伍家长子的身份使他在自己毫无记忆的幼时备受宠爱;而伍运丰自己能记起的就是他作为伍家长子所经受的一切。这么说吧,伍家良好的教育是他从小懂得自律、感恩、责任。而遗传使他继承了父母的外貌优点,他因此高中未毕业而被当地的文化团体看中,当那剧团的团长正庆幸终于找到了一个优秀的男主角时,部队来地方上招兵的干部也一眼相中了他。

当他从小兵升到连长时,在一次军事训练中,不幸被师长相中,欲招赘其为婿。他毅然将原来高中的同学卓立群从未婚妻变成正式的妻子,而且,在他被抗越自卫战的誓死大会激起豪情万丈之夜,他己播好了伍家的种子!

他虽没有大喜大悲的经历,但现在他的脸上写满了忧伤。他是伍家的长子,理应肩负着伍家的重担,这在伍家几乎己成规矩。就连任国家大企业的总经理老二伍运功就伍家的家事处理中都必须与他商量,而其他姐弟更是以他为榜样。

有人说过“榜样的力量是很大的!”因此伍运丰在老爷子病重期间必须硬撑下去,尽管他的家里也有伤脑筋之事、尽管他哈欠连天连眼睛也睁不开。

那天老二伍运功在满脸疲惫之中,在坐飞机五小时后赶到病房时,已是傍晚。

老二提出:“今天我一定要陪老爸!因为我特意赶回来的。”

在老二伍运功的坚持下,伍运丰放下多日悬挂着的心睡了一个晚上。

而老二伍运功以为,自己虽然为老爷子的各种费用买单,但如果不亲自在老爷子身边侍候一会,他会抱憾终身。因此,当坐了五个小时飞机的他睡在老父亲的身边时,他深恐自己睡过了头而感觉不到父亲的需要。因而,他将那张陪护椅紧紧挨着父亲的床,并且将父亲的一只手紧紧握在自己手里,用意当然是要随时感知父亲的需求。

己是凌晨三点了,伍运功在迷迷糊糊中也没忘了自己正在父亲身边陪睡,他不敢让自己深睡。果然,他感觉父亲的手意图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于是伍运功坐起来柔声问:“爸,你要怎样?”

“要大便。”

“哦!”伍运功迅速拿了扁马桶,一旁早惊动了四弟伍运绩。兄弟二人手忙脚乱服侍完老父亲做了这件大事,天己蒙蒙亮了。

运莲一大早就来了,伍运功说:“姐,要找个护工!因为护工是专业的,咱们都不熟悉业务!别弄得老爷子不舒服。”

老爷子听伍运功这样说,两滴眼泪滴下来,他用虚弱的声音说:“我不要护工,我要亲生儿女侍候!”

三次大手术已然将这个昔日的英雄变成了老小孩,而当年的小天使们在过了五十年后的今天,虽然都已白发满头,但今天他们都把这老爷子当小孩一样的宠。

看到老爷子的哭相,四弟伍运绩说:“哦!好好!咱不哭,也不要陪护,只我们姐弟几个侍候您。”

老爷子听这样说,果然不哭了。

伍运绩说:“爸,我们家里墙上那张大照片上,你手里拿着的机枪是假的吧?”老爷子说:“这还有假,是真的!”

伍运绩说:“真的?拿机枪的人会哭?我看这肯定是做做样子,其实是假的!”

众人一听,皆哈哈大笑。老爷子很显得难为情,但也不禁大笑,而后又龇牙咧嘴的“哟哟!”

时光总是匆匆,老爷子的小孩脾气越来越厉害,他会莫名奇妙的笑,也会无端的哭。运莲和三弟运伟四弟运绩在老爷子身边的日子最多。而入赘秦家的伍运德因为去了新彊的建筑工地而不能在老爷子身边侍候,但隔几日总会打电话问候老爷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爷子穿衣服要运莲穿;洗澡要三儿四儿洗。一日,当一切消停以后的夜晚,老爷子用抖颤的手摸摸索索的搂住妻子陆秀英的头,老爷子在黑暗中用平静的声音说:“秀英啊,看来这次我真的要先走一步了。我走后,我要在自己的东边那间老屋等你,等你也老了,我与你一同去老坟。我害怕孤独。我也与儿女们都说清了此事!儿女们也都答应好了。”

陆秀英心里很悲痛,但并没失去理智。这一生,她一直用一种仰慕和敬重的态度同他生活在一起,她大他三岁,在生活上她像大姐宠爱小弟似的关怀他,而在思想意识中,她几乎视他为先师。事实上,他真的从来也没让她失望过!

进入晚年后,老夫妻俩更是如影随形。己实在分不清这是爱情使然还是习惯使然。所以陆秀英听完老爷子的话,很自然的回答:“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老爷子在第二天的上午,竟然毫无征兆地走了!

老爷子走得快也走得安详。走的那日是星期日,除了老二伍运功与入赘秦家的老五伍运德之外,所有人都亲眼看着老爷子慢慢的合拢了双眼,好像疲惫至极似的在人们惊愕的注视下合上了双眼,伍运丰急步上前,发觉老爷子己气绝,然后几个女人爆发出了一阵呼天抢地的哭喊。

丧礼过后,伍兴第使陆秀英成了寡妇。但她很小心的不流露过分的悲伤,她要她的儿女们不要为她担心。她强迫自己这样想:伍兴第只是从她的房间走到了那间老屋里,那间老屋就在她房间的隔一间屋子。她想:他白天一定在那间老屋里拾掇家什;晚上在那间老屋里看书或听歌或……总之,伍兴第若累了,会自己爬到那面墙上睡觉,那面墙上有伍兴第住的精致的小阁楼,而且是红木打造的。

有天晚上,陆秀英分明看到伍兴第站在她的床前,她猛然记起他己逝去,这一惊,醒来,陆秀英再也无法入睡!他把她孤独地留在这个世上,他虽然就住在隔一间屋的墙上,但她与他再也无法话一句衷肠,他只把晚年的无尽凄凉留给了她!

当陆秀英将心中所想及梦中所见告诉给儿女们听时,这一天正是伍兴第的周年祭,众人泪雨滂沱……

“咳!咳咳!咳!”里面传出咳嗽声,就听老妈有气无力的喊着:“运——丰!”

伍运丰的目光与思绪迅速离开老照片。他与三弟伍运伟忙不迭冲进去,兄弟俩托起老妈的头颅,意欲让老妈咳得轻松些!果然老妈一阵剧咳后“卟”吐出一口黄痰,接着在兄弟俩的臂弯里大口大口抽气,然后又作躺下去状。兄弟俩慢慢的将母亲放平,塞好了被窝。

伍运丰望着挂在母亲床对面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女平端着步枪,英姿飒爽,少女的目光炯炯有神。

那是解放初期母亲任民兵连连长时的留影,当年她只有二十岁!

伍运丰望了望床上的母亲,眼泪一下子就淌了下来。

这墙上的人跟眼前的母亲分明就不是同一个人!

床上的老人用可怜的眼光打量了眼前这兄弟俩。问:“老二要回来了?”声音小到要伍运丰耳朵贴着她的嘴半听半猜才弄清。

伍运丰对着母亲的耳朵用不高不低的声调说:“是的,老二要回来了!”

母亲在枕头上作点头状,接着眼睛一闭就昏睡过去了。

昨天是陆秀英自己硬吵着从医院回家,她硬撑着一口气要等着老二伍运功回家见一面。她气若游丝,除了偶尔剧咳外几乎都处于一种昏迷不醒状态。

兄弟俩服侍母亲睡下,做做手势,一番哑语后三弟运伟留在母亲身边照顾。

伍运丰紧赶慢赶到南宅大姐伍运莲家。

伍运莲正从电饭锅中盛饭,歪着脑袋舔塑料铲子上的米粒子。一看伍运丰来,问:“运丰,你可吃了?”

伍运丰:“才吃好!”

运莲也不客气,挪了张凳子顾自大口大口吞饭,一边还说:“我吃好了饭去看老妈去!”

伍运丰说:“我刚从老妈那来,现在她刚睡了!你就慢慢吃吧!”

运莲果然放慢了吞饭的动作,伍运丰见状说:“姐,二弟要回家了!”

运莲:“真的?”

运丰:“估计还有一小时就到家了,现在己上高速公路了!”

运莲说:“运功这小鬼头子,人只道他当了大官,岂知实在太辛苦了。若不是老妈的事,估计他还不回来!”

且说这运丰与运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间,心里毕竟都牵挂着老妈,运莲草草饭毕,拉上门与运丰一道去了老宅。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效果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疗效好
临沂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轻若鸿毛网 | 中华病理网 | 农行热线电话 | 恋爱循环镜面 | 安卓成人小游戏 | 多开门冰箱 | 头痛头晕挂什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