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午夜性电影 >> 正文

【流年】一缸辣椒酱(短篇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老三要是不去卖辣椒酱,那天就不会有什么事。可他掀开那张封在辣椒缸上的薄膜,闻到一阵喷香的味道后,就决定要去卖辣椒酱了。

当他的自行车快和大龙的四轮车并行的时候,他的自行车轮胎打了滑,他就摔倒在了大龙的四轮车车轮下面。老三心想糟了,这回没命了。当他隐约看到大龙失魂落魄的样子,在大龙的哭叫声中晕了过去。

大龙眼角扫到有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往他的车轮下面钻。他赶紧刹车,但还是晚了。看见自己撞了人,大龙的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一瞬间头胀大了几倍。当他下车一看,我的妈呀,整个人血肉模糊,只有二条腿在不停地抽搐。这下,他可真傻了,一直小心驾驶,没敢大意过,可这人还真大胆,敢往他的车轮下面钻。他的手像筛糠一样抖着,拔通110后,声音也在打颤。他说我撞了人,看样子快不行了,请你们赶紧派救护车过来。110的人问他在什么地方,他说在悦凯酒店旁边。

见四轮车撞了人,四周的行人都聚过来看热闹,指手画脚地,却没一个人站出来看看老三怎么样了。大龙打完电话,看了一眼围观的群众,就快步朝附近一幢居民楼走去。

110的警车到了之后,问大家肇事者呢。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是逃走了,有人还说看见他拦了一车出租车往西边去了。也有人说不对,他往居民楼那带跑了。

警察嗅了嗅鼻子,什么味道?

哦,是辣椒酱,我前两天刚做的。警察感觉有点奇怪,声音竟然是从车肚子下边传出来的。他循着人声把自己的头低下,只见老三浑身鲜红地从地上抬起头来。一边还咋巴着嘴上的‘血浆’,那‘血浆’在他嘴里还挺美味的样子。

警察问老三,你没事吧。

老三看见警察来了,有点儿像见了娘似的,心里一酸。刚刚我自己大概晕过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

现在还好,只是左腿疼得历害,抬不起来。

警察一到,旁边的老百姓也热心起来。120急救人员给老三做了初步检查,脑部胸部都没事,估计左腿有点骨折,听说只是一点硬伤,不会危及性命,老三那棵悬着的心才放下。

警察问老三,肇事司机人呢?

老三说我不知道,在晕过去的一刹那,他只听他在急切地在打电话,都快哭出来了。老三想要不是他那声音,也许我也不会晕过去。

警察摸了摸脑袋,肇事者为什么要跑呢。跑就跑罢,为什么还要替老三打那个求救电话。他摇了摇头,就让120的司机把老三送往医院。在几个路人的帮助下,老三被抬上了120急救车,他被抬上车后,还在跟警察说我的自行车,一缸酱已经摔没了,自行车可不能再丢了。警察说放心吧,你先去医院,我给你开张单子,到时让你家属来警局认领。

这位警察刚刚把老三送走,从旁边小区里跑出一名保安,跑到他面前说: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警察问他什么事?

有人跳楼了。

2、

大龙并不住在这个小区,他往这个小区跑的时候,就因为看到这片楼最高,他想他该去做一件事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鲜血,都是那个血肉模糊的身影,他得把那些画面从脑子里挤出去。于是,他就是从一楼跑到二楼,从二楼再跑上三楼,从三楼跑到四楼时,他就决定了那件事情,那就是往下跳。

他深信,往楼下一跳,脑子里那些画面就会消失了,他就可以安宁了。他想好了,翻过窗户,头往下,保证一记过门。

想好一切,他就奋力而庄严地往楼下跳了。真跳,从四楼楼梯窗口往水泥地上坠。

张大爷没想好,可他第一意识就是往前冲。他冲到大龙要坠地的那个地方,不顾一切地伸手接人。他的手接住了大龙,大龙那庞大身躯把他撞倒在地,大龙的头撞上张大爷的胸口时,他听到咯噔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断了。

张大爷见大龙一动不动,心里着急,就轻轻地对大龙嘀咕:年轻人,不要冲动。他怕大龙还会死脑筋,继续跑上四楼,再跳一次,因为他看见大龙朝楼下跳时,一点也没有犹豫。如果再来一次,那他可再也救不了对方了,因为他感觉自己不能动弹,浑身的力气在刚才接住大龙的时候全跑光了。

见大龙慢慢睁开眼睛,楞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继续对他劝说:死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五指山。

大龙本来还在想着,自己着地之后,应该不会遭遇什么痛苦了。他会像人鬼情未了里面的男主人公一样,可以亲眼看着自己躺在这片地上,等待着家人闻迅赶来,他会和他的妻儿一一告别,围着他们转上几圈。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接受来自任何方面的痛苦,可以轻轻松松地走了,在空气里飞舞了。

可他打算错了,由于他急着摆脱自己脑袋里那些血色的阴影,他忽略正从楼下经过的张大爷。因此,当他往下跳的时候,他的头没有撞上坚硬的水泥地面,而是撞倒了一块软绵绵的身体。他感觉像跌进了云堆,有种腾去驾雾的感觉,他想他是真的死了,而且死得一点也不痛苦。因为只有死了,才不会感觉到疼痛,才会有被棉絮托着的感觉。于是,他的恐惧消失了,他只想闭着眼睛,好好地享受他的死亡,享受他在死亡后那种轻松的幸福感。

当他听到老人开口说话后,才知道自己并没死,而且他遇上了好人。老人家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见他一声不哼,也不动弹,还以为自己迟了一步,可他明明抓住他了呀,大爷憋足了劲,问了一句,小伙子,你没事吧。

大龙听到这一声清晰的问候,才挪动了一下手脚,狐疑地从老人身上翻滚下来,站起身来一看,他好好的,他还在地球上,还在这块地面上,在他刚刚纵身一跃的那座楼下面。在他的脚边,有位老人侧躺在地上,还拿眼睛焦虑地看着他。

他恍然大悟,他没死。知道自己没死,他就马上后悔了。如果他真死了,家里的母亲妻子和孩子可怎么办?他怎么这么混呢,怎么可以丢下家里的老母亲,丢下瘦弱的妻儿。这冥冥之中,老天爷在护佑着他,他不仅没死,而且还毫发未损,只是苦了眼前的老人,老人家脸色苍白,似乎刚刚从四楼上跳下来的不是大龙而是他一样。

大爷,大龙抱住了救他的那位大爷,眼泪管不住地往外窜。

大爷拿手拍了拍他的手臂说,船到桥头自然直,要放宽心。再怎么难都可以想办法,不能往那条路上想呀。你还年轻,人活着都不容易,怎么也不能往绝路上走啊。

大爷,对不起,对不起大爷,您没事吧。大龙把大爷扶了起来,大爷见大龙没有再跳楼的念头了,才想起刚刚好像耳边听到的咯噔声,就感觉胸口疼得历害。大爷说你还挺沉的。他笑着捂住胸口,全身松软,直往地上坠下去。这时,围观的人也多了,有的还在劝着大龙,有的人跑出小区去叫警察。

3、

警察问大龙:你就是那个四轮车肇事者?

大龙点了点头说是。

那个骑自行车的老三,是你撞的吧?

大龙又点了点头说是的。

这位大爷是怎么回事?

大龙说大爷是被我伤的。

警察吸了口气,双手把腰一叉,眉头一皱,我说你想干吗呢?看样子警察是火了,大龙一连撞了两个人,出了两件不大不小的事,把两个人弄伤。警察想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大龙的心里面惴惴,他压低了声音说:我不想干吗。我奉公守法,安份守已。我从没想过要犯法,哎。

警察指了指一脸难受的大爷,这还奉公守法?那些住在监狱里的人,也整天说奉公守法,要是照你这么说,是不是得给他们颁发安定团结奖啊。

大爷插了句嘴说,警察同志,不关这小伙子的事情。这是我自己搞的。

大龙的眼泪还挂在脸上,他说,大爷。都怪我,都怪我一时糊涂啊。看到大爷难受的样子,大龙急躁地说道,警察同志,先把大爷送医院,好不好,送到医院我跟你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我,大龙越是着急,越说不出话来,更何况警察冷嘲热讽,更是让他紧张。还是刚刚去叫他的那个保安,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警察一边听保安把事情经过讲完,一边用眼睛盯着惊魂未定的大龙。大龙经过这一折腾,心里毛毛糟糟地,脚里边也开始发软,直打哆嗦。警察听完,不禁对大爷产生了一种敬畏之心。就蹲下问张大爷,大爷,没事吧?您忍着点,120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大爷点了点头,把眼睛眯上,休息一会儿。

警察转过头上上下下把大龙看了几遍,问他,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没事你抖什么呀。大龙见警察追问,身上的冷汗一阵阵往外冒。

警察指了一下保安,你过来扶着点,别让他透不过气来。警察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听旁边的人说他要跳楼,警察也不敢大意。反而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了。这肇事者前脚还在跳楼,要是处理不当,再跳一次楼,那他难辞其咎。警察说你撞的那个人没什么大碍,就是左腿腿骨骨折。

大龙诧异地问道,那他没死啊。

他外伤一点都没有,就是骨折。

那怎么会满地都是血呀。

他身上全是辣椒浆。

辣椒浆?

是的,你们车辆经过的地方,路面有油渍。估计有人经常从那个窨井盖下往外掏东西,所以造成了这次事故的发生。

大龙无言,呆立在一边。

120医生到了现场,给大爷简单做了个检查,估计还是肋骨有点问题。警察说你把行驶证给我,又记下了他的家庭住址,让他改天到局里去听候处理。大龙连连答应。为了以防万一,警察叫来一个协管员,交待了几句,让他随同120的车子,陪张大爷和大龙一起到了医院去。到达医院后,医生先给大龙做了检查,检查出来所有的器官零件完好。

于是,让大龙去替大爷交二千块钱的压金。大爷看到大龙一脸的难色,生怕大龙又要受刺激,赶紧从身边摸出几百块钱来,请医生通融一下,明天再补交。大龙见医生松口答应。就跑步去服务台办理挂号手续。随后,他又背着大爷,上上下下地做各了项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张大爷的二根肋骨断了。

办好住院手续,天已经暗了下来,大爷催着大龙回家。等大龙走后,他给自己唯一的女儿打了个电话,让她回家瞒着老伴,说自己的老朋友出了点事,可能这几天回不了家了,他说你晚一点,再带一些钱过来。女儿听说老爷子断了二根肋骨,就心急火撩地跑来医院,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一家子都是明事理的人,一听爸爸救了别人一条命,女儿也就不理怨了,只是担心老爷子的身体,会不会出现什么其它的情况。做女儿的,回了趟娘家,安排好自己家里的事情,陪着老爷子一夜无话。

大龙在协管员的陪同下,回到家里。妻子看到大龙这么晚回家,而且是徒步,她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她问他,什么事?

大龙不想说话,协管员告诉大龙的妻子,他跟一辆自行车撞了一下,那个自车行的人摔倒在地,弄了一身辣椒浆,大龙以为是血浆,他吓坏了。

后来怎么样?

后来没什么大事,就是左腿断了,打上石膏,过一阵就会好的。

谢天谢地,大龙的妻子听到这儿,总算松了口气。

协管员看到大龙家的桌上放着一碗吃剩的青菜,还有半碗土豆烧肉,说是土豆烧肉,却是只见土豆不见一块肉。这么寒酸的一顿晚餐,还真是不多见。大龙请他一起吃饭,他坐了下来,扒下两碗饭。大约了解到,大龙前两年从工厂里一刀切,考虑到大龙家的实际困难,工厂贴了一部分钱,加上一刀切的补贴,大龙才买到了那辆四轮车。大龙的妻子天生瘦弱,还经常生病,一家四口,就靠大龙的那辆车子过日子。就是这样,日子过得磕磕碰碰,拆了东墙补西墙。

协管员告辞出来,关照大龙的妻子,大龙今天受了惊吓,你开导开导他,要想开点。慢慢日子会好起来的。大龙的妻子答应着,说谢谢你。

等儿子和婆婆睡下,大龙的妻子问大龙,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龙说,你差点就见不着我了。

那车呢,他妻子的声音压得很轻轻。

车被拖走了。

你没事就好,什么都可以没有,只要你没事。

这一夜两口子商量来商量去,在家里翻箱倒柜,最后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那一点点积蓄,全都找了出来。

协管员走出大龙家,才发现自己的帽子忘在医院了。他去医院拿帽子的时候,张大爷还没睡。问了问大龙家的情况,协管员把他看到的情况都说了出来。他说现在这种年份,连个大彩电也没有的家庭,真的不多了。

大爷想,这就难怪了,如果不是经济这么窘迫,相信大龙也不会走这最后的一条路。

清早,大爷还在跟收拾临时铺的女儿说着话,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冲冲地跑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瘦弱的女人。

老爷子一看不是别人,就是他昨天救下的大龙,便把女儿介绍给了他。女儿也不敢说什么重话,因为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昨天寻短见的人,当时什么也不管不顾,只想一死了之。这世道总有一些人,日子过得艰难苦涩。怕把话说重了,眼前这个人又要想不开。于是,便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几句,得知那瘦弱的女人是大龙的妻子,今天一大早赶来,就是为了来照顾张大爷的,他们还带来了皮蛋粥。眼前这个由老父亲豁出命去救下来的人,感觉上一点也不陌生,到有着几分亲近的感觉。因此,她对大龙让媳妇照顾父亲的意愿,一点也不置疑。

女儿和大龙相继离开,那个瘦弱的女人,默默地守着张大爷,端茶递水,还问他要吃些什么,这就去买。大爷是个开朗的人,退休已经有三年了。便宽慰女人,我住院都可以报销,你们都不要着急,回家让大龙安心开车,以后在路上时多加小心。

这一句话说得女人心里一软,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掉。她说大爷你真是好人,菩萨会保佑你的。我长年体弱多病,家里还有一个读小学的女儿和婆婆,因为以前是郊区的,婆婆没有养老金,一家四口,全靠大龙每天起早摸黑地赚钱养活。要是大龙出了什么意外,那个家就不像家了。

大爷听到这儿,才明白,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为什么全神贯注地,一会儿问他要点什么,一会问他哪儿不舒服。她那份细致是发自内心的,她在用行动向大爷表示感谢。大爷对女人说,闺女,大爷想吃甘蔗,你去大街上削一根来。

女人的询问一直被大爷拒绝,他什么也不想吃。听到大爷想吃甘蔗,高兴地就差手舞足蹈了。

晚上,女人把大爷吃甘蔗的情景告诉大龙,大龙说,媳妇,我们遇上贵人了。他是不想给我们负担,吃了我们一根甘蔗,让我们心安哪。媳妇点点头,说大爷是好人,真是好人。

哎,大龙叹了一口气,张大爷那边到是事情不大,可老三是钻他车肚子的人,现在的乡下人精明得很,这一住院不知道开口要多少钱。两夫妻便这么愁了一夜,天亮了,大龙的妻子去看望张大爷,大龙硬着头皮去看望老三,夫妻俩说好,先让大龙去探探老三的口风,实在不行,只能去几个亲戚家借点了。

老三看见大龙来了,就问大龙,兄弟,昨天打好石膏,我就在等你。

等我?大龙想等我能有什么好事,不好了,要狮子大开口了。

老三问大龙,你当时是不是以为我死定了?

大龙点点头,他说我以为你浑身是血,那么多的血,哪还有命啊。

老三又问他:那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大龙说,我看到你的脚在动,或者还有救,好歹是条人命,我不能见死不救。

老三说,兄弟,你是好人。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我的伤回家慢慢养去,我不能住在这儿讹你。

癫痫病怎么治疗能好
湖南哪里治癫痫好
何谓良性癫痫如何护理

友情链接:

轻若鸿毛网 | 中华病理网 | 农行热线电话 | 恋爱循环镜面 | 安卓成人小游戏 | 多开门冰箱 | 头痛头晕挂什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