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学英语培训机构 >> 正文

【江南同题】等(小说)_8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三年级的小学生周曙光早上来学校的时候,碰见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看见一只狗正在蚕食着自己的同类,而且,尤其可怕的是,那只被蚕食的同类,竟然只有后半截身子,前半截身子,似乎被人齐刷刷地砍了,那灰色的皮囊包裹不住粉红色的肉,让人触目惊心。周曙光没有看见站在旁边的那只狗吞食的动作,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紧张而害怕地回过头,然后,满脑子都是一副蚕食者与被蚕食者的恐怖情景,还有活着的那只狗血淋淋的血盆大口。走出没多远,他听到了一声狗叫,短促而凄惨,是饱餐一顿美味的舒畅,还是面对杀戮地反抗与兴奋,周曙光无从判断,他现在想到的,只是赶快离开这里,或者说是赶快逃离。忽然,周曙光很想自己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在那个叫做城市的地方,会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整个一天,周曙光都没有好好听课,他的脑海里浮现着一场战争,狗与狗之间的战争。那战争,一定是在晚上,是两群狗为了地盘而引发的屠杀吧,不过那样的话,死的伤的就不是一条狗那么简单了。那么,是因为爱情,一只狗杀了它的情敌,还是不对,狗怎么会有刀子呢?能齐刷刷地斩断,让自己的同类身首分离的,除非是人刻意为之。只有人,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如果是人杀了狗,肯定是要炖一顿香喷喷的狗肉的,那为什么又要扔下来呢?要不,就是一场不幸的车祸了,可是,剩下的那半截,跑哪儿去了?这简直就是一件关于一只狗神秘死亡的无头案件了。周曙光不想去想,但又不得不想,因为那样的画面,他无法从自己的脑子里驱散。他想如果自己是一名警察,或者就像自己看到的所有关于那些无头案件什么的电视剧似的,去亲自经历或者参与这样的案件侦破。可是,狗也不会报案,就算可以让狗报案,有了什么狗法之类的,或者从生命,从什么老师说的那个生态等方面去考虑,还狗一个公道的话,谁又有闲心去管呢?人和人之间的事都懒得去管,都管不过来呢。

课余的时候,周曙光就把这件事不厌其烦地讲给同学们听,有的同学听了,还会和周曙光探讨分析原因,给周曙光的判断指点迷津;有的同学就不一样了,对这件事一点不感兴趣,没听完就走了;更有甚者,竟然说周曙光有神经病。但让周曙光庆幸的是,有那么一两个同学表示,自己也看到了。周曙光心里的恐惧就淡了一些,有目共睹的事情,就不再是一个人的恐惧了。

老师也觉得周曙光今天有点反常,在课堂上一直走神。刚开始的时候,老师是用严厉的目光对周曙光进行提示,后来,就直接点名了,说是周曙光再不认真听讲,就站到外边去。周曙光就赶紧打起精神,假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他觉得老师很好骗,再伟大的老师,再聪明的老师,也看不到学生的心里去。想到这儿,周曙光觉得这个世界很可笑。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周曙光再一次经历那个地方的时候,既渴望着早上的情景再现,又担心着再次遭遇那样的情景。但是,他根本什么也看不见了,但在他的意识里,那个地方依然是早上见到的情景。不过,周曙光忽然就想明白了,狗的另外半截身子,一定是被另一只狗叼去了。就像家里那只老猫,捡到食物或者逮到一只老鼠的时候,就会躲到背后,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享受一顿美餐带来的快感。狗,也一定是这样的。要不,就是那只狗,从街道的食堂里,偷出来的。一定就是这样的。这样一想,周曙光的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门锁着,周曙光掏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开了门,将书包扔炸弹似的“嗖”的抛在凌乱不堪的床上,就打开了电视。爷爷不是去地里,就是去打麻将了。爷爷除了给周曙光和奶奶做饭,就剩这两件事了。周曙光从记事起,奶奶就半瘫着,勉强能照顾自己的起居。有时候,奶奶精神了些,就会拄着拐杖没头没脑地走,直到被熟悉的人拉回来,或者喊爷爷奶奶在什么什么地方,有时候,得爷爷和曙光找好半天,或者一连几天,奶奶都不见人影,但最后,又忽然回来了,悄悄地躺在属于她的那间黑屋子里。这几天,奶奶似乎并有点加重了,一直在黑暗狭窄的黑房子里躺着,除了间或发出一两声长长的呻吟,便无声无息。

天都快黑了,爷爷还没回家,周曙光觉得有点饿了,就去厨房取了一个馒头,咬了一口,没滋没味的,难以下咽。想起兜里还有爷爷给的零花钱没用完,就到村东头的小卖铺买了五角钱的一袋辣子肉,就着馒头吃。回到家的时候,爷爷回来了,一脸严肃地站在房门口,板着面孔说:干什么去了,门也不锁?

周曙光举了举手中的辣子肉和馒头:去买辣子肉了,家里连菜都没有。

我就回来做饭了,你急什么。

我饿了。

看你奶奶在不,给倒点水叫喝。

奶奶自己能倒水的。

能倒什么啊?上回倒水,都把电壶打碎了,现在就剩一个电壶了,还想让你奶奶打碎啊。

周曙光应了一声,就去给奶奶倒水。

奶奶一个人躺在大门旁边的那个小房子里,阴暗而潮湿。

周曙光近乎是摸索着把倒好的水放在床跟前的桌子上,说:奶奶,喝水。

哦。躺在床上的奶奶应了一声,就像是从喉咙底部发出的,搅着黏黏的痰液,像一台拖拉机似的,闷闷的一声。

二、

周曙光记不清爸爸和妈妈最后一次回来看自己是什么时候了,时间好像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那次,爸爸妈妈是在学校来看自己的,那一天,周曙光在同学面前可得意了。爸爸和妈妈比老师们打扮的还光鲜亮丽,就像是城里来的大干部。同学们都向周曙光投来艳羡的目光,让周曙光美滋滋的。妈妈给周曙光在街道的小超市买了好多好吃的,还捎回来一件衣服,是夹克,穿着正好合身。爸爸临走的时候,给了周曙光十元钱,叮嘱周曙光省着花,不要乱花,还说,他问老师了,周曙光的作业很乱,下次回来,再不进步的话,就什么都不给周曙光买了。周曙光弱弱的应了一声。

但以后很长时间,爸爸妈妈都没有一起回来。爸爸回来的时候,说妈妈忙,有时仍然给周曙光十元钱,有时还会破例给小宝十五元或者二十元,还说,钱不要乱花,他给爷爷说了,这几天不另外给周曙光钱了。爸爸是怕周曙光再另外给爷爷要钱,这是在给周曙光打预防针。妈妈回来的时候,依然会给周曙光买一件新衣服,有时是上衣,有时是裤子,还有一回,买了一双周曙光非常喜欢的运动鞋。妈妈走的时候,会说,你爸把钱都给你爷爷了,你没钱了就给你爷爷要,妈妈回来没带多余的钱。周曙光觉得,爸爸和妈妈在唱对台戏。唱就唱吧,大人的事,反正小孩不懂。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在初中念书的姐姐忽然神秘的对周曙光说:我要到妈妈那儿去念书了,你别给爷爷说。

那爷爷问你去哪儿了我怎么说?周曙光觉得姐姐怪怪的,很不解。

你就说我去同学家了。

你去同学家了也不能永远不回来啊?

你就先这么说就好,等生米煮成熟饭了,爷爷也就没办法了。

去,还生米煮成熟饭呢,那是说男人和女人的,你这是用词不当。

屁话!词语是死的,句子是活的,这是我们老师说的,你才上三年级,懂个屁!

就算你上初中有什么了不起,我迟早会赶上你的。

你真幼稚。姐姐说完,就不理周曙光了,在包袱里翻找自己的衣服,胡乱地往包里塞,把包塞得鼓鼓的,拉拉链的时候,有些困难,周曙光就上去帮忙。拉好了,姐姐背上书包,提上包,就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曙光终于想起了最应该问的一句话。

你以后会明白的,妈妈不让我告诉你。姐姐头也没回。

你又没去过妈妈那儿,迷路了怎么办?

放心吧,妈妈让人来接我了。姐姐的语气里,有点沾沾自喜。

什么人?那爸爸呢?周曙光忽然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他在后面追着姐姐。但姐姐已经跑远了,听不见他的问话,也许听见了,不想回答,或者不愿意回答。周曙光看到,姐姐坐上了停在路口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很快就消失了。

三、

看着姐姐就这样走了,周曙光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回头看看家里,也是空荡荡的,奶奶就像是一个活着的死人,没有声音,也没有思想,但常常会在深更半夜,发出令人汗毛倒竖的呻吟。周曙光忽然很害怕,很想和姐姐一样逃离,逃得远远的。可是,妈妈为什么只把姐姐一个人接走呢?那么,爸爸为什么连一个电话都不给爷爷打呢?周曙光觉得事情很不妙,但他搞不清不妙在哪里。忽然,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一幕可怕的情景:一只狗正在蚕食着自己的同类,一只死了的,只有半截身子的狗,一只嘴上沾满狗血,对着天空咂吧着嘴唇的疯狗。爷爷呢,还在打麻将吗?对了,去找爷爷,得把姐姐的事赶紧告诉爷爷。虽然这样做,有点对不起姐姐。但姐姐是坐着车走的,爷爷也追不上的。可以说,姐姐的逃离已经成功了。但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姐姐就这样消失了吗?那么,有一天,爷爷、奶奶,或者爸爸,也会像姐姐这样忽然消失了吗?周曙光越想越害怕,害怕的就连奶奶也觉得不再是那么让人心烦了。周曙光想起,自己和姐姐,还有爷爷在满村子里找奶奶的情景,找到了奶奶,他们姐妹俩一起搀扶着奶奶回家的情景。虽然爷爷在后边一直喋喋不休地数落着奶奶,说什么下次再胡跑就不管你了之类的话。但周曙光知道,一旦真的奶奶永远找不到,或者死了,最伤心,最难过的一定是爷爷。现在,周曙光觉得,自己也一定是那个最伤心,最难过的人。

听了周曙光的话,爷爷赶紧和那些牌友解释了一下,就打着哈哈离开了,拉着周曙光的手说:走,回家去,爷爷的电话还在家里呢,回去就给你爸爸打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儿俩几乎是跑着回家的。

电话接通了,爷爷大声问:安军,怎么回事?听曙光说,他妈妈把艳艳接走了,这事你知道不?

她把艳艳接走了?这个臭三八!我不知道啊。爸爸在电话里说。爷爷耳朵不好使,电话在免提上,曙光听得一清二楚。

你不知道?你俩到底咋回事啊?那你赶紧问问,我怕艳艳遇到坏人,曙光说艳艳是坐着一辆黑色的小车走的。爷爷都急出了眼泪。

爸,你别急,没事,我这就去问。先挂了啊。

你俩到底咋回事啊?爷爷还在问,但电话已传出了“嘟嘟嘟”的忙音。

爷爷,爸爸已经挂了,你等爸爸问好了再给你打。周曙光看爷爷着急的样子,想笑。

周曙光不知道爷爷后来还打没打电话,也不知道爸爸有没有再往回打电话,只是爷爷在每次吃饭的时候,总会叹气,然后说:你爸啊你爸这狗东西,说是这几天回来呢,咋不见回来呢?周曙光就知道了,既然爸爸说回来,那就一定是姐姐没事,而且,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和姐姐一样,去大城市上学。

爷爷也是念过书的人,写的一手龙飞凤舞的钢笔字,每次给周曙光的作业签字的时候,就拿着周曙光写好的作业凑到眼前,仔细地看着。爷爷不是检查周曙光的作业,而是在本子上寻找自己签字的地方,很多时候,还得周曙光指着,爷爷才会大笔一挥,将爸爸的名字写上去。每次爷爷签字的时候,周曙光都会被爷爷的样子逗笑。

很多次,老师检查作业的时候,就会用教鞭在周曙光的本子上“啪啪啪”的敲来敲去,并指着周曙光说:你写的这么乱的,你爸爸还给你签了字,好几回作业没完也签了字,这样签字,还不如不签,你也不如不写。给你爸爸说,如果再这样的话,就让你爸爸到学校来,要不,我就给你爸爸打电话。

这不是我爸爸签的。周曙光小声说。

不是你爸爸是谁?

我爷爷。

你爷爷?就算你爷爷签的,签字的目的是督促你的学习,不是配合你欺骗老师,你懂不?

周曙光点了点头。

唉,老师叹了口气,又瞅着爷爷写的那几个字,不无羡慕的说,你爷爷写的字,不错啊,比我写的都好。这说明你爷爷还挺有文化的啊,应该能辅导辅导你吧。

我爷爷看不清。周曙光进一步解释着,但听到老师都羡慕爷爷,心里有点高兴,但不敢表现在脸上。

下课了,同学们都围过来,欣赏着周曙光本子上的签名,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周曙光心里甜甜的,老师的批评完全被抛在了脑后。周曙光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习惯了老师拿自己没办法的日子,习惯了和同学们一起快乐的玩耍,将思念和老师的批评完全冲淡,甚至永远遗忘。对了,还有那两只狗,一只死了,一直活着,不论活着的蚕食死了的,还是活着的在死了的跟前默默悼念,呐喊,一切,都会随着周曙光的一天天长大,被搁置在路上,不再途经的路上。

四、

爷爷没有等到爸爸回来,而周曙光,却把姐姐等回来了。

还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周曙光一个人在家,奶奶又犯病了,在床上长一声短一声的叫唤,周曙光用纸卷了两个纸筒,塞住了耳朵。爷爷说去给奶奶买药,都很长时间了,还不见回来,估计又去打麻将了,把奶奶的事抛在了九霄云外。

姐姐进来的时候,周曙光根本不知道,直到他一只耳朵的纸筒被姐姐抽掉,然后伴随着一声“啊”的声音,他吓得蹦起来,将姐姐“咚”的撞在地上“嗷嗷”乱叫的时候,他才明白了,原来,是姐姐回来了。

该如何的治疗癫痫疾病
如何服用癫痫病药物
治疗癫痫病新技术有哪些

友情链接:

轻若鸿毛网 | 中华病理网 | 农行热线电话 | 恋爱循环镜面 | 安卓成人小游戏 | 多开门冰箱 | 头痛头晕挂什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