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半坡起步 >> 正文

【江南专栏★心语如歌】情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晚上八点,冯斌下班后刚进屋,小倩就热情地迎过去拥抱着他,“亲爱的,今天过得好吗?”“挺累的!”他吻了吻小倩的唇。小倩很冲动,使劲吮吸着他的舌头,她的手指深深地插进了他那浓密的黑发里。他似乎也一下子忘记了疲惫,有了冲动的感觉。他们互相啃嗜着、搓揉着。他抱她到床上。她帮他褪去身上那些繁琐的衣物,领带、衬衫、内裤、皮鞋、袜子,丢弃一地。最后只剩下一块表,冰冷的金属外壳,时常蹭伤了小倩的皮肤。可小倩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她就是喜欢冯斌的那股狂野和激情。

“十点了,我得回去了。”冯斌拧亮了灯光,光着身子向卫生间走去,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后又一件件的将那些繁琐的衣服穿戴好。冯斌见小倩没有起床,又走到床边,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走了,亲爱的。”小倩只“嗯”了一声。然后冯斌就拎着公文包走了,走之前,放下一个信封,内装一万元现金。

回到自己家的冯斌,见窗户里的灯光还柔柔的亮着,他就知道妻子还没有睡。自己打开了房门,妻子正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冯斌回来了,忙起身问“吃过了没?”“吃了。”“哦,那洗个澡吧,整天这么加班加点的干可不行啊!得给我爸说说了”妻子很是心疼地说,边说也边帮着冯斌脱着繁琐的衣服,然后一件件的整理好挂在了衣架上。

冯斌又例行公事似的走进了浴缸泡了起来,妻子已经放好了水,然后也跟了进来,俯下身,帮冯斌捏着颈椎、肩膀等部位。冯斌闭着双目,泡在浴缸里,很是陶醉。

浴后,冯斌裹着浴巾去了卧室,妻子才脱去衣服自己洗澡。等妻子浴后来到卧室时,冯斌早已鼾声四起。她叹了口气,坐在了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脸暗然神伤。四十岁的女人了,脸孔就像失去水分,褪了颜色的水果皮,睡靥如花永远都是少女的专刊,四十岁的女人睡眼惺松,只能令人厌恶,她对自己很没信心。

一夜无话。妻子最近经常失眠,她望着梳妆台上和丈夫的合影,心中泛起阵阵的歉疚,丈夫放弃自己心爱的事业,虽然在老爸的公司里做总经理,但却处处受制于自己的父亲,难为他了。再有就是她也听到一些传言,说是丈夫在外面有了情人,但她没有证据,倘若她能再年轻十岁,也许还会大张旗鼓地向他讨个说法。但两人都是知识分子,结婚十几年了,一直相敬如宾,也平淡似水。丈夫在她的心中早已变成了一个象征性的符号。

四十岁,是女人失去所有爱情资本,最为悲哀的年龄,一切爱情上的痛苦和不幸都由这种年龄引发出来。她也明知如果和丈夫闹的话,也是闹不出什么结果的。如果将丈夫硬绑在自己身边,连自己都有些于心不忍。她也不指望让一个男人再为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守什么?

丈夫挣了大钱后,她才放弃了中学教师的工作,在家里做起了“留守女人”。将心放宽后,世上再也没有了不得的事。她感觉到,她和丈夫之间存在着一种谁也不愿说破的应允,给对方适当的情感自由度,尽管丈夫的身体有可能给过别人,但至少他还是有这个家的。

冯斌和小倩是在一个很普通的饭局上认识的,那时的小倩刚刚大学毕业,很活泼,很开朗,很漂亮,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举首投足之间、一颦一笑,把冯斌也浸染得年轻了许多。他也给了小倩许多的方便,他给她钱,给她买来了电脑、手机、音响、化妆品、名牌衣服,这些都是小倩喜欢的东西。他还给她租了房。

之后,冯斌每天都会到为她租住的爱巢里与小倩欢爱。但每天也只是两个小时,因为他必须回家,他不想太过分了。妻子是他青梅竹马的爱人,那样的话会让他抬不起头的。可年轻的小倩透着三分的成熟、七分的性感,他们每次抱在一起时,他就会感到无比的愉悦、心颤,那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是从妻子身上很久都找不到的感觉……冯斌的心里很踏实,觉得自己的钱没有白花,尽管这些想法有些小家子气,可人在私下里往往容易这么想。

当冯斌又一次将身体赤裸了出来,黝黑的皮肤、浓浓的毛发,肌肉也十分的结实,小倩每次都说像是触到了钢铁,拍一拍都能够将她的手弹回来。而小倩那高耸的、摇晃着的、白皙的乳房,也最有效地激发着他的情欲。

时间过得飞快,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三年。可是最近小倩却突然提出了要求,想让冯斌娶她,想为他生个孩子。这让冯斌很是吃惊,也很是苦恼,他虽然喜欢这个女人,却不想让这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家庭。他知道这是他的劣根性,他有时候也恨自己,因此惶惶不安。妻子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岳丈是个企业家,对他的事业帮助很大。他不想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小倩逼的很紧,冯斌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终于忍不住地告诉小倩,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但他答应给她比一笔钱作为补偿,小倩也为此很是痛苦,但最终还是同意分手,不再逼他,他们的心理上都有了疙瘩,而一旦有了疙瘩,做爱的质量就不高,他们俩似乎一下子变成了陌生人。冯斌很少去小倩那里了。

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幽会,做爱完毕后,二人都疲惫地躺在床上,小倩捧着冯斌的脸,禁不住的泪水直流。近三年了,而今就是分手的时候,他们的心里都有许多话,只是无从说起。最终冯斌告诉小倩,如果她喜欢这个爱巢,他会为她永久地租下去。可小倩说,没有你,爱巢已经没了意义,她打算到另一个城市找份工作。这样的结局似乎令冯斌很满意。

可是,就在冯斌将要起身离开时,却发现她的手机短信在响。他趁小倩洗澡去了,打开一看,是一个叫王誊的发来的短信,“搞定了没有?他答应给你20万做补偿的,你可不能心慈手软不要啊,否则我们俩怎么结婚啊”。

看到这个短信,冯斌差点惊昏过去。原来她是早就有男人了的,她跟他在一起,无非就是想要他一些钱而已。他感到自己上当了,被骗了。心头像是突然被压上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铅块,绝望地往下沉。小倩还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就飞速的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他也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答应给你的20万,我会转到你的帐上的。请和王誊尽快结婚吧。”

收到钱以后的小倩,再无音讯。但冯斌却被打击得突然生了一场病,妻子并不知情,对他仍是悉心的照料。但痊愈之后的冯斌。又成了他那个别墅区中循规蹈矩的男人,和妻子、孩子过着看似幸福却极其沉闷的日子。

治愈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癫痫饮食疗法有哪些
杭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

友情链接:

轻若鸿毛网 | 中华病理网 | 农行热线电话 | 恋爱循环镜面 | 安卓成人小游戏 | 多开门冰箱 | 头痛头晕挂什么科